外贸家具小说网 > 科幻·灵异 > 异闻笔记 > 第一章 吴家堡灵异事件
听书 - 异闻笔记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章 吴家堡灵异事件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事情发生在吉林省长春市郊区的吴家堡,整个吴家堡人数不多,大概20多家共162人。为什么叫吴家堡因为全部姓吴,都有着亲戚关系。

1992年秋堡长吴友德家里的老父亲吴昌贵离奇溺死在自家猪圈的食槽里,当吴友德妻子刘淑娴早上五点左右起床喂猪时发现自家老公公(东北儿媳妇对男方家长辈的称呼)跪在地上脑袋插在猪食槽里一动不动,愣了一下随后赶紧上前搀扶,半开玩笑的道:

“爹,今年年初咱家养了两只小猪羔子,小猪现在也长大了,你是不是等不及要杀吃肉了。”

吴昌贵没有吱声。刘淑娴的手搀着吴昌贵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拉想把吴昌贵搀扶起来,可是随后感觉手上受力越来越重,直到噗通一声吴昌贵身体摔倒在地上,随着他的脸露了出来,只听刘淑娴惨叫一声,也晕倒在地。

吴友德听见媳妇(对老婆的称呼)的叫声,连忙起床趿拉个鞋就跑出屋子,只见老父亲和媳妇都躺在地上,上前一看不由倒吸口冷气,老父亲的脸惨白惨白的,双眼暴突没有瞳孔只剩眼白,嘴巴大张由于张的太大导致嘴两侧的脸也撕裂,面部发青。这画面可能是吴友德这辈子看过最恐怖的画面,但不管多恐怖,那也是自己的老父亲,害怕的上前探了探鼻息,又摸了摸脉搏,随着悲伤战胜了恐惧,他紧张的抱起老父亲的头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

“爹啊,你咋就没了,这到底是怎么了呀。”随后想到自己媳妇还在旁边躺着,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媳妇的面容,生怕和老父亲一样恐怖,但看到媳妇发白的面容时也舒了口气,也赶紧探了探鼻息,又摸了摸脉搏确定无事才抱起刘淑娴放到了院子内的摇椅上。

这时两旁邻居听到刚刚吴友德的哭声也来到了吴友德家,进了院子看见吴友德老父亲的样子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,因为吴友德老父亲模样实在是过于恐怖。

吴友德毕竟也是当堡长的人,虽然悲伤但还是马上组织邻居们帮忙架起个小支架板(也就是三个平板凳上面铺盖上个宽木板)然后让几个小年轻和自己一起把死去的老父亲搬到木板上,随后对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:

“大壮啊,帮叔个忙,去把堡西边秀姑家的刘先生请来。”

“好的,友德叔。”

秀姑本名叫吴秀秀,38岁长得十分彪悍,胖胖结实的身材黝黑的脸。一年前才结婚在那个年代属于严重晚婚晚育的人,一年前在吴家堡后山秀姑去拣柴,看见一个男人浑身破破烂烂的躺在铺满烂草叶的沟里,好心的把人救回家,经过秀姑精心照顾后男人才活了下来,后来得知男人姓刘叫刘富贵,是一个游方的阴阳先生。经过和秀姑朝夕相处两人渐渐有了好感,随后不久便结了婚,当时也算轰动了吴家堡。这一年中吴家堡中大大小小的丧事全都是由刘富贵操办的,所以吴家堡内的人对其尊称为刘先生。

书归正传,不久后大壮带刘先生就来到了吴友德家,吴友德跪在老父亲身前,见刘先生进来后马上起身迎接,刘先生见到吴昌贵的面容后大惊,脑海里浮现各种可能性。随后问吴友德:

“吴堡长,你把今天你所见到的情况和我说一下。”

吴堡长带着哭腔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刚才就听见我媳妇大叫一声,我出来看就是这个样子,我爹成这样了。”

“那你媳妇呢?”刘先生问道

“在屋里呢,她没什么事,吓晕过去了。”吴堡长回道

说话间刘先生走进屋里,吴堡长紧随其后。只见刘先生来到刘淑娴身前,打了个道家手印,然后用手指点在刘淑娴额头上,只见刘淑娴浑身颤抖一下后,缓缓睁开眼睛,只不过双眼毫无神采,刘先生靠近看了看道:

“吴堡长,你媳妇被吓丢了魂,现在必须喊魂才能让她清醒,她清醒后我问问她怎么回事,才好想想怎么处理,我先回去拿个招魂幡,你先准备三碗清水,三双筷子。”

吴堡长连忙道:“好,好全听先生的。”

不久刘先生拿着招魂幡又来到吴堡长家,见到屋内桌子上得水和筷子,按照刘淑娴身体所处方位在其他三个方位各放一碗清水,然后再水碗里立起筷子,只见其他两碗水的筷子倒下只剩下正北方向筷子立着便对吴友德道:

“吴堡长,你拿着招魂幡到你家院子门口对着正北方向大喊,刘淑娴回来吧,村头村尾回来吧,一直喊就行,我叫你进来在进来,去吧。”

吴友德拿起招魂幡便冲出屋子来到院门口,对着正北方向将刘先生教的话大喊了几遍,突然感觉一股风迎面吹来,奇怪的是这天秋高气爽的一点风没有,突然刮了一股凉风,在想起老父亲的离奇死亡,纵然是这个刚当兵退役被选成堡长的吴友德而言也是很恐怖的。

“好了,回来吧。”

屋里传来刘先生的声音,声音不大,但却贯穿了这个大约近20米长的院子。吴友德赶紧回道屋里,看见媳妇刘淑娴手里抓着被褥,瑟瑟发抖,双眼写满紧张。

刘先生低下头双眼看着刘淑娴轻声问道:“大妹子,今早你看见什么了,事无巨细全部告诉我。”

这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,刘淑娴瞬间便稳定心神对刘先生道:

“今早我像往常一样起床喂猪,就看见我公公他跪在地上,把脸埋在猪食槽里。我过去拉他起来,刚拉起他就倒在地上,脸好恐怖。”

说完就呜呜的大哭起来,边哭边呢喃道:“这人咋说没就没了呢,我公公对我很好,知道我怀了孩子,就要去后山给我打几只山鸡补补身子。”

“后山”刘先生沉吟道随后对吴友德说:“咱们先把你父亲安葬吧,其他事过后再说。”

随后大操大办的把吴友德父亲安葬了,全堡的吴姓人全都来了,哭声振天盖地,这个哭道“三舅姥爷”

那个哭道“二叔公”的完全把“孝心”演绎的淋漓尽致!

事后刘先生对吴友德道:“令父的死因很奇怪,听你媳妇说后山,我打算去看看,另外你媳妇肚子里怀的娃不简单啊,如果没有怀这娃娃,今天你媳妇估计也够呛了,你要好好照顾。”说完便独自离去  19975/10715147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