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神明大人,这样真的好吗?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十四章 ,第四日(三)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再回来说源飞舞,正面临着极其恐怖的情景,抬头仰望上去,是菲安娜生气冰冷交叉的纤细长腿,本身就腿型好看,恰到好处的白丝覆盖其上,搭配着黑白女仆装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女王姿态,冰冷的俯看他。

他坐在一个矮板凳上,两人坐在较高的沙发上,菲安娜交叉着腿,轻轻摇晃,眼神却十分凌厉,温冉然娇羞的坐在另一旁,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双手紧抱着一个可爱抱枕,不时的将视线看向他。

"为什么菲安娜你看起来比温冉然小姐还要生气?"源飞舞禁不住提出心里的疑问。

菲安娜凭空升起一股闷气,"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?"交叉的腿分开,上半身往前靠近,目光仍锁着源飞舞。

看着菲安娜的脸在眼前放大,他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抑感。

"你们听我解释。"

"无非就是温冉然忘带换洗衣服,你帮忙送进去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你准备用空间魔法送进去,但被我打断了,所以一紧张就推开了门,你是想说这些吗?"

虽然没有说全,也有自己身上的封印的缘故。

"能够理解太好了。"总之松了口气。

但面前的紧张气氛没有丝毫缓解,菲安娜那眼光分明传达出想要暴揍自己的意思。

窗外掠过几只飞鸟,阳光直打过来,菲安娜的脸先被阴影遮住,让人看不清表情,后暴露在阳光下。

"对不起,这全都是我的错,请原谅我。"源飞舞率先说出口,求生欲望强烈。

温冉然有些不忍心,准备开口。但菲安娜却说道:"无论如何你都已经看到了,那就应该受到惩罚。"

"不管是什么惩罚我都接受。"

菲安娜冷冷的瞥一眼,带着温冉然离开,把源飞舞一人留下。

应该是商量如何惩罚自己了。源飞舞苦笑一声,从冰冻箱里拿出大份冰淇淋,在这段时间内准备给宇文化爱将军送过去。

去军营的路已经走过一遍了,源飞舞七拐八拐顺利到达军营。

之前见过面的四人守在入口处。

打了个招呼后,将在做冰淇淋时冻的冰棒拿出来,大约五十支,让他们分一下尝尝。

"你们怎么会在这?"源飞舞问道。

"玩棋被逮到了,罚站在太阳下守门。"苏岩烟说道。

果然,四人脸上都淌着大滴的汗,嘴唇干裂,看来已经待很久了。

"要不是有几个没反应过来,我们就不会在这了。"吴染抱怨道。

"真不错。太好吃了。"吃完后仿佛热消失了。

源飞舞笑笑,准备给宇文化爱将军送过去。

大帐里宇文化爱已经摆脱该享受的时光,进入正常的工作时间,仿佛无视了高温,脸上没有一点细汗,优雅而从容。

"源飞舞,你来了。"她没有抬头。

"我来给你送些吃的。"源飞舞走过两排泛着金属色泽的器具,跨过高台,径直地走上去。

"拿过来让我看看。"

源飞舞将那大份的冰淇淋递过去,站定在宇文化爱前方,等待着。

入眼便是非常舒服,光滑没有颗粒感,闻着有一股淡淡的水果清香,微微冒着冰凉的白气。

捏起勺子,从光滑的表面轻轻挖了一勺,淡黄色的固状卷起,送入嘴中。

"非常好吃。"宇文化爱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,是直接说出心中的想法。

她一边将勺中的冰淇淋送入诱人的红唇,舌头在勺上打圈,品尝那细腻的冰凉,一边将那烟一样的眸子盯着源飞舞问道。

"今天是第四日了吧?从我把你在战场上带回来。"

"是。"源飞舞晃神的回答道。

看着失神的源飞舞,她烟一样的眸子里泛起波澜,第一天她用录像石监视,什么也没有发现,反而感觉到他的认真,善良,于是第二天就撤去。

派手下去探查他的身份,也未能得知,暗中密布的触手也未能探知到他的领域。

所以你到底是谁?

她微微倾下身,细细地扫过他的脸庞,身体,眼中带着疑惑,不解。

你为什么会突然的降临战场?带着形似温冉然小师弟的样貌。这一切看起来如此巧合。

她将这些疑惑深深地埋藏在心底,面部将这些表情收敛,她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。

无从下手。

但真正棘手的是她所经历的那一切,颠覆了她的人生和认知。

宇文化爱突然想将那些事告诉面前神秘的男孩,或许可以看见他惊讶的表情,说不定也很有趣。

算了。

他在自己眼中仅仅是一个男孩,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,纵然他能够在封印的状态下打败王广清,但还是承担不起那么大的责任,告诉他也是无济于事。

想她宇文化爱戎马一生,经到头来,除了温冉然,竟再无可交心之人。

宇文化爱眼中闪过一丝寂寥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。源飞舞回过神来,却看到,她眼中一滴墨融于珠海中,仿佛萧萧落木抖落的残叶粉碎。

"宇文化爱将军。"

"嗯?"

"再不快点吃,就快融化了。"

"用得着你提醒?"

吃完了冰淇淋,两人陷入沉默中。

"随意坐吧。这里空着也是空着。"宇文化爱看着他站着不动,有些好笑。

源飞舞本是要迈步离开,此时只能循着座位坐了。

她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?

……

云团在暮色中逐渐暗淡下来,从缝隙里吹来阵阵凉风。

夜幕低垂下来,是万籁俱静,仿佛只有人类活动一样。有一种疯狂、神秘而宏大的阴云,笼罩在两阵的顶上。

一个伤疤交错的光膀精壮男子正换着身上的绷带,嗅到一股异样的气息,突然,他意识到什么,警觉的向小帐角落的阴影看去,那瑟缩在影子里的东西。

从小慢慢膨大,直立起一个人影,高挑削瘦,感受到了男子的视线极速飘荡过来,男子将重拳挥向他,却被轻轻挡住,人影手一扬在脖颈上一击,光膀精壮男子闷哼一声,如山倒下,昏了过去。

夜深了。

……  19955/10714819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