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冥妻,你好毒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章 接发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我和陈言的关系还算可以,我俩是高中同学,因为同样身为学渣,最后两个人都没有考上大学,但高考后便失去了他的联系。

我以为这辈子都很难遇到他了,没想到竟然时隔这么多年后做了邻居。

陈言性格比较活跃,虽然他开的是一家白事店,专卖寿衣和各种香,纸钱什么的,看着有些渗人,但没有生意的时候我还是会去找他喝酒打屁。

现在,我完全相信他的话了,因为这家伙的确是出了名的色狼,诚如他所说,要是真的见到有一个绝世大美女到我的店里来,那早就扑过来了!

陈言看我脸色不太对劲,便问我怎么了?

我脑子里还在嗡嗡的,只是推说家里逼着相亲,最近压力有点大,陈言有些狐疑,但也没有多问,只是说让我多和家里沟通一下,结婚这种事,急不来的。

离开陈言的白事店后,这一晚上我都恍恍惚惚的,满脑子想着都是竹洛的倾世容颜以及监控里面的诡异情景。

第二天开门时也是无精打采,心不在焉的,就连店里来了客人都不不知道。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大清早的来的是一个打扮得有些妖异的女孩,是一个男的陪着来的。

只是我感觉男的脸色有些不太好,感觉像是刚吵过架的样子。

但女孩倒是满脸笑嘻嘻的,说师傅我要处理一下头发。我勉强振作了一下精神,问她要理成什么样的发型?

女孩一个劲地摇头,说不是理发,而是接发,她的头发太短了,要接长一点。

不是没有女孩来做过接发,但那都是我在外地打工的那几年了,这理发店基本没有女生来,也就没有给谁接过发。而且,剪发容易接发难,价格还挺贵。

我以为男子是女孩的男朋友,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男的付钱,便直接说了价格,男子听后有些难以接受的样子,但并没有表示反对,女孩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男子一眼。

见惯了闹别扭的情侣,我也没有多想,准备好之后就直接动工。

接发的原理其实很简单,就是把真人头发“嫁接”在客人的头发上,当然也有采用假发的。我给女孩介绍了真假发的优劣以及各种接发的类型,分别是胶结、扣接、辫接和卡子接,越往后的技术要求更高,成本也更贵,当然优势也越好。

我本以为女孩会选择最具优势的卡子接,但她最终选择了胶结,说胶结的和原生头发结合得更好,但要最好的头发,贵点没关系。

理发师当然得尊重客人的要求。

当然,接发最重要的是发源,最好是最近剪下来的头发更具活性一些。我店里也有一些真人头发,但由于时间比较长,看起来色泽都没有当初那么好了。

我拿出各种头发供女孩选择,但不知道怎么的,我把之前给竹洛剪下来的头发也拿出来了......其实我内心相信竹洛应该是来过的,不然这头发怎么解释?

陈言应该在骗我,这家伙连在我店周围安装监控这种事都干得出来,处理一下视频又有什么难的。这家伙一定是在故意整我,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下这小子才行!

后来我才深深意识到,如果当时我多思考一下,可能就没有了后续那么多的麻烦事。

人的大脑都会有当机的时候,反正当时就把那头发当作普通的头发拿出来了,而女孩则是一眼就看上了竹洛的头发,说就要这种,可以多花两百块钱。

她说这话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了男子的嘴角在抽搐,而女孩似乎是发现了他的异样,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了。

接发的过程并没有花多少时间,两个小时就搞定了。出乎我意料的,这头发在女孩头上竟然看起来十分自然,就像是原生质的一样,女孩很高兴,一个劲儿地对我表示感谢。

然后,果然是男子付款。他很是不情愿地掏钱,离开的时候有些幽怨地看了我一眼。

比起其他几家理发店,我这小理发店生意很惨淡,收入也不高。闲暇的时间比较多,因此没人的时候我一般会去对面找陈言玩,但这一天从女孩来接过发之后,店里生意竟然出奇地好,我一直忙到晚上九点才闲下来,但由于很久没有这么忙过来,因此本来打算去找陈言的事情就耽搁了下来,早早就上床睡觉了。

但就在这一晚上,我睡得很是不安稳,睡梦中老是感觉有什么细细的东西覆盖在我的脸上,然后还缠绕在我的脖子上,很是不舒服。我奋力地去抓,但又什么都没有抓到。

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我竟然在床上发现了一小缕长发!

我的理发店是两间,前面是店面,后面就是我吃饭睡觉的地方。当然,理发店最不缺的就是头发了,剪下来的头发一般都会拿去填埋了。我有些懵,昨晚睡觉的时候,我可是把店里清扫了一遍的,这头发是哪里来的?

带着疑惑,中午的时候我去找了陈言,哪知道一见面,他严肃地告诉我,说昨天早上在你理发店里理发的那个大波女孩上吊死了!

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这个消息把我吓得不轻,忙问陈言怎么回事,昨天好端端的怎么会上吊死了?看她的样子,并没有自杀的倾向啊?

陈言摇摇头说不知道,女孩死得老惨了,你猜她拿什么上吊的?

我说我怎么知道?

“是头发!那么长的头发,直接就把她勒死了,舌头伸得老长了了。”

我问他怎么知道的?

陈言说你傻啊,死了人当然得下葬,得做法事,做法事就得来我店里买白蜡烛啊纸钱啊什么的,这件事是那家买东西的人跟我说的。

我当然没问她怎么知道是在我店里理发的女孩的,这家伙装的监控还没拆掉呢。

但这件事让我非常难受,想着昨天还在我店里好端端地理发,今天就不在了,这种事搁在谁身上都不会舒服,而且我隐隐感觉,这件事好像和我有点关系。

陈言这么一说,我也没心情找他“算账”了。聊了一会儿后就回到了店里。和昨天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,今天竟然没有一个客人来,我一个人在店里玩游戏打发时间。

本以为日子会这么一天天平淡地过去,但自从那天开始,每天起床我都发现我店里莫名其妙多了一些长头发,缠绕在椅子腿上,甚至吹风机上也有,很是凌乱。

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谁在搞恶作剧,但发现店里的长头发越来越多之后,我感觉不对劲了!心里开始害怕,在第三天的时候,我梦到之前接发的女孩又来我店里,说她的头发断了,要重新接!

当然,重点是我发现她的舌头伸得很长很长,满眼都是白眼珠,皮肤也是异常的惨白!

我顿时就被吓醒了,醒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我在心里安慰自己,做恶梦嘛谁都会,我自认这些年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平常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。

然而,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,我哪怕是中午打个盹,也能梦到女孩来店里要我给她接发,还说什么不接上头发她就一直缠着我。每次都是在睡梦中被吓醒来,这几天我都被折磨得精神恍惚,还逐渐消瘦下来,其中一次还不小心剪到了客户的耳朵,不但被骂了一通,还赔了不少医药费。

无奈之下,我只好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。

我的关门引起了陈言的关注,这一天他直接过来找我,问我怎么回事,好端端地暂停营业干什么?难道要爹妈又催你回去相亲了?

我摇了摇头,将我最近遇到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。

哪知道我刚说完,他脸色就变了,说这下糟了,很明显你是被那女的盯上了,她这摆明了是要折磨死你!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