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地球进化九万年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一零章 意志!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“你们代表不了人类!”

钟炉的话非常坚定,如同在深深的思考着什么,只是默默地看着,神情非常专注。

卡夏几人顿时脸色一沉,但又不好说些什么,她们明白有些东西不是说说就可以的。

“你是一个疯子!”

卡夏叹了口气,实在不行,也只能她们牺牲了,谁不想活着,无论找什么理由,她们也想活着,

但是罗格营地的重要性太大......弗拉维做不到,那便她来吧。

安达利尔还在咆哮,领域之力爆发出来,和钟炉几人的攻击相互抵消,不过可以明显见到,这个白银巅峰的投影......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!

就如同是一个老战士和一个新战士,对力量的运用和层次的奥义差距太大,钟炉纵然有五大魔法模型,但毕竟都只能算是初用,根本无法发挥出其极致的威能。

“说实话,我不同意你们的想法。”

突然,钟炉说话了,他面色平静,看着即将挣脱领域之力拖延的安达利尔,沉声道:“我宁愿自己拼尽全力,做自己想要做的,应该做的。”

“一切束缚,一切妥协之后的规则,所有的一切人情世故下的龌龊......”

“都不过是力量不够而已。”

钟炉缓缓说着,随后脸上闪过一丝坚定,“我钟炉这一生......”

“不弱于人!”

天地万物,世间多规则,

而规则,其实就是束缚。

钟炉沉声静气,收回了所有的魔法力量,霎时间,魔力回归,心湖之中再度恢复了平静,五大魔法模型也再度化为不变的雕塑。

他抬起头,拔出剑一步一步,心若坚定,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气息......化为了一柄剑!

其实在接受剑道的时候钟炉就很疑惑,明明那么多剑,自己却这么也获得不了!

是因为天赋资质,还是因为其他?

最后,他仅仅是拿到了凡人之剑,神秘的无面白衣人笑道:“最适合你!”

当时钟炉听不懂,现在想来......原来是指的心境,这是人体最神秘的地方,所谓心境,说到底就是关乎心灵意志!

凡人之间......就在于心灵和意志,而钟炉由于修行魔法力量,心灵十分磅礴,心境自然蹭蹭往上涨,但是毕竟意志难凝聚,他始终无法走出那一步。

但如今,随着弗拉维和罗格营地事件的经历,钟炉终于明白了,凡人之间......意志就在于凡人之道,我之道!

无所谓自私自利,因为这种评判都是来自于他人,他人之言岂可轻信?

钟炉不愿意弗拉维被牺牲,哪怕这是为了罗格营地无数人的性命,哪怕弗拉维死亡后依旧可以复活。

他不愿,那便不允!

钟炉瞳孔一缩,站立于安达利尔的百米远处。

“这,就是我的剑!”

话音落,他脚步一迈,整个人如出弦之箭一般飞出!

安达利尔周身毒雾弥漫,看到钟炉杀来之后不屑一顾,冷笑道:“三阶和二阶的差距你永远也无法理解!”

“纵然你可以越阶杀敌,难道别人就不可以?”

她咆哮一声,战法轰出,带着毒雾之力包裹住钟炉,

霎时间,天地一青,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毒雾领域包裹住了一样。

远处的卡夏几人怔怔的看着,弗拉维心里复杂,幽幽而视。下一刻,黑暗浑浊的天地突然一静,风雨之声逐渐消弭。

紧接着,安达利尔和钟炉交手的地方出现了一朵花,十丈大小,遗世而独立,,,,,那是剑气之花!

剑花绽放,化为无数剑气轰然爆开,一道,十道,百道,千道......转瞬之间,无数剑气爆发出来,好似一朵怒而绽放的花儿,在黑暗、鲜血和罪恶之中砰然绽放!

正如钟炉所说的,于鲜血之中绽放的血梅......那是最美的花朵!

轰轰轰!

大地震颤,众人急忙看去,却见安达利尔巨大的身躯仿若被禁锢,随后毒雾消弭,她的身躯在刹那间被分成了无数块。

这是她从未见过的,最美的花朵.....亦是死亡之花。

“不!!!”

恶魔的哀嚎声令天地震动,然而毫无作用,她的身躯开始被一个细小的黑洞吞噬,犹如是被世界排斥,最后化为了齑粉。

“钟炉!钟炉!恶魔的诅咒将永远伴随于你!”

安达利尔只留下一句话语,这具投影便算是彻底毁掉了,她若是想再度投影过来,除非是拼了老命......很显然她不会这么做,

所以简单来说,罗格营地的危机也算是解除了。

短短时间,或许众人还在惊诧,一切居然都已经改变,强大无匹的安达利尔居然被钟炉灭杀了,

这一次爆发,犹如花儿绽放,是这黑暗之中极致的美丽。

“这......这是什么?战技么?”

酒馆老板惊讶的看着钟炉,他发现......自己还是小看了钟炉,本以为钟炉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天才,然而如今看来,即便是五个他也是不如仅仅二阶的钟炉的吧。

这种天才......新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?

弗拉维看到之后急忙跑了过去,钟炉半跪在地上,握着木剑的手早已满是血迹,他几乎用尽了心力,如今的他即便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杀了他!

弗拉维心疼不已,柔声道:“没必要的,明明......没必要的!”

“或许吧......我不想违逆自己的心思。”

钟炉淡淡一笑,指了指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衣裳,笑道:“你看......最美的花。在这儿。”

他眼睛一闭,最终昏了过去。

弗拉维怔怔然,抱着他的身子,一动也不动。

......

三日后,大战停息,罗格营地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。特别是安达利尔无法在穿梭世界过来之后,他们也都安心了下来。

在暗黑世界有人类的曙光保护,如今在新世界,也有着重重保护,他们终究是种子,不会死亡。

而此时,钟炉正一身白衣,赤手空拳站在门口,四周不少人围着他。

他......终于是要离开了。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